林語堂散文集——染指民族
2019-08-17 14:31:03   來源:語文學習網   評論:0 點擊:  

  染指、中飽、分羹、私肥,還是中國民族亙古以來上自王公大臣下至販夫小卒文武老幼男女賢愚共同擅長的技術。根據這技術之普遍性及易學性,我們幾乎可以主觀的演繹的斷定這染指性已是中國人之第二天性了。最近普斯基大學生物學教授摩爾君發明,中國人巴掌上分泌出來一種微有酸味之粘性液質,分泌管之后有腦系膜直通第五脊椎與眼系腦筋聯絡。凡眼簾射到金銀銅時,即引起自然反應作用,分泌額外加多,錢到手時尤甚。此時所發出之泌液特富粘性,特別見于拇指與食指之末,而巴掌正中的一生蒂米突見方亦然。因此銀錢到手,必有一部分膠泥手上,十元過手,必泥一元,乃無可如何之事。故中國人向來認為錢不沾手,違反天性,“糞夫挑糞,亦必醮一醮。”此粘指性,科學名詞名為Agglutindigitalism。最近賑災委員(記不清姓名,但必是慈善家,又必是仁義之徒),以侵水災款而被老蔣槍斃,即粘指性下之冤魂。又本日(一月五日)《福爾摩斯》載《東北捐款七百萬元查無著落》一文,令人想到“若不染指,非中國人”八個大字。因此我們夢想中國自殺團計劃也不能實行了。原來中國人很可以自殺,大規模的相約投入東海,以免身受亡國之痛。但自殺團亦必舉出幾位委員,辦理該團旅行購票事項。然而自殺委員如果是中國人,定必大做其中飽、克扣、私肥、分羹的玩意起來,因此自殺委員之旅費亦無著落,并自殺亦不得。嗚呼,神明帝胄!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林語堂散文集——臉與法治
下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