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鐵論》后刑第三十四
2019-08-16 16:50:38   來源:語文學習網   評論:0 點擊:  

  大夫曰:“古之君子,善善而惡惡。人君不畜惡民,農夫不畜無用之苗。無用之苗,苗之害也;無用之民,民之賊也。鉏一害而眾苗成,刑一惡而萬民悅。雖周公、孔子不能釋刑
  而用惡。家之有姐子,器皿不居,況姐民乎!民者敖于愛而聽刑。故刑所以正民,鉏所以別苗也。”
  賢良曰:“古者,篤教以導民,明辟以正刑。刑之于治,猶策之于御也。良工不能無策而御、有策而勿用。圣人假法以成教,教成而刑不施。故威厲而不殺,刑設而不犯。今廢其紀綱而不能張,壞其禮義而不能防。民陷于網,從而獵之以刑,是猶開其闌牢,發以毒矢也,不盡不止。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即哀矜而勿喜。’夫不傷民之不治,而伐己之能得奸,猶弋者睹鳥獸掛罻羅而喜也。今天下之被誅者,不必有管、蔡之邪、鄧皙之偽,恐苗盡而不別,民欺而不治也。孔子曰:‘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故民亂反之政,政亂反之身,身正而天下定。是以君子嘉善而矜不能,恩及刑人,德潤窮夫,施惠悅爾,行刑不樂也。”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鹽鐵論》疾貪第三十三
下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