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鐵論》箴石第三十一
2019-08-16 16:40:41   來源:語文學習網   評論:0 點擊:  

  丞相曰:“吾聞諸鄭長者曰:‘君子正顏色,則遠暴嫚;出辭氣,則遠鄙倍矣。’故言可述,行可則。此有司夙昔所愿睹也。若夫劍客論、博奕辯,盛色而相蘇,立權以不相假,使有司不能取賢良之議,而賢良、文學被不遜之名,竊為諸生不取也。公孫龍有言:‘論之為道辯,故不可以不屬意,屬意相寬,相寬其歸爭,爭而不讓,則入于鄙。’今有司以不仁,又蒙素餐,無以更責雪恥矣。縣官所招舉賢良、文學,而及親民偉仕,亦未見其能用箴石而醫百姓之疾也。”
  賢良曰:“賈生有言:‘懇言則辭淺而不入,深言則逆耳而失指。’故曰:‘談何容易。’談且不易,而況行之乎?此胡建所以不得其死,而吳得幾不免于患也。語曰:‘五盜執一良人,枉木惡直繩。’今欲下箴石,通關鬲,則恐有盛、胡之累,懷箴橐艾,則被不工之名。‘狼跋其胡,載踕其尾。’君子之路,行止之道固狹耳。此子石所以嘆息也。”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鹽鐵論》救匱第三十
下一篇:最后一頁